犬二 椿

₍ↂ⃙⃙⃚⃛_ↂ⃙⃙⃚⃛₎是只狗

#青黄#【3】“昨晚我把男神睡了,我男的,男神应该是直的”

·我好勤奋
·这篇好短但是我觉得断在这里非常美妙
·没看过上文的建议先看上文再看这篇,这样更容易感受到我尤其喜欢剧情跌宕起伏虚惊一场这样的恶趣味【x】
·大概是最后一拳接下来都是糖
·狗血如我猜到结局千万不要说出来(๐•̆ ·̭ •̆๐)
·还是ooc…Ot2
·所以到底啥时候二黄能把阿大睡了啊我好急啊【。】


======================================

“砰!”

是枪响。
黄濑头还埋在青峰胸口来不及做任何反应,背部便有什么没入血肉中,整个胸腔心脏仿佛炸裂一般的疼痛。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体内流失,浸湿了衣衫。

拽紧青峰上衣的十指渐渐开始麻木,失去知觉,嘴里腥甜的味道愈发浓重,耳边一片轰鸣的杂音,青峰的嘴好像一张一合的在说些什么,但是什么也听不到。

影院内的暖气似乎也没了作用,黄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在慢慢变凉,僵硬,伤口的痛感也变得飘忽起来。




黄濑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清青峰的表情。

终于,在黄濑感觉自己的心脏将要停止跳动的时候,他醒了。

黄濑猛地睁开双眼,天花板还有些模糊,眼里的泪水还没有流尽。脑后的枕头已经湿了个透,夹杂着汗水和泪水,背心也满是冷汗。

黄濑单手抚上额头盖住双眼,深呼吸了几口,让被噩梦刺激的大脑多少冷静了一些,便直起身子准备去浴室冲个澡。
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的工作,离开被子的黄濑被冻的起了身鸡皮疙瘩,胡乱地脱掉了上衣。

黄濑走进浴室前顺手拿了手机,下午三点二十七分。

浴缸在放着水,耳边伴着哗哗的水声黄濑审视着镜子中的自己。

赤裸着上身,头发乱糟糟的,可能是汗水的关系看着还有点油。眼眶有些红肿,还带着不浅的黑眼圈,下巴上还带着些许胡渣。

像只丧家犬一样啊,黄濑凉太。

黄濑看着镜中的自己苦笑了一声,挠了挠头发,便进了淋浴,洗净身体后将整个人泡在了浴缸中。

“小青峰…其实很讨厌我吧?”

“因为我是个Gay,所以觉得我很恶心,所以在这样黑暗的空间需要用这种方式保持距离,生怕我靠近你做些什么令人恶心的事情…吧。”

把头埋在那个人的胸口抓着那个人的衣服说了这样的话。

那个人紧紧的抓着他的双臂把他拉开,强迫着让他看着他的双眼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被电话打断了。

像是让自己沉入水底的石头又像是拉着自己浮出水面的救命稻草一样的一个电话。

好像说是大案件有进展,需要紧急出警,赤司亲自打的电话,于是也没来得及把没说的话说完,这件事就这么潦潦草草的画了句号。

黄濑只记得自己被青峰送到楼下,也没有拿那个说是送给他的毛绒大熊,头也没回的就上楼了,自然也没看到青峰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又或者是不敢看。

黄濑到家就拉黑了青峰的号码。
算是逃避吧,本来也不该对直男抱些什么希望的。知道对方是直男还妄想着要发生些什么的自己真的太差劲了。

还对小青峰说了那种话,就算不反感同性恋这样做也是他的人身自由吧,况且自己就是这么一个差劲到对小青峰,对直男还抱有非分之想的人啊。

黄濑想丢掉所有和青峰相关的东西,却发现自己除了青峰的手机号再无其他相关了,唯一剩下的物件就是那个在兜里一起被带了回来的小龙虾挂件。

真的是恶趣味到爆的东西。
黄濑决绝的把它扔进了垃圾桶,最终在家里绕了几圈又把他捡了回来,放在书桌的抽屉里装作尘封了起来。

黄濑想把所有和青峰相关的事情都从脑海中剔除,却发现越是如此跟青峰相关的事情越是一件又一件的浮上了脑海,然后情绪崩溃。

最终只好打电话跟经纪人请了假,以调整自己的状态。

水温41摄氏度。
黄濑喜欢用这样的水温泡澡,泡到脸颊通红。脑袋里想了很多,最终深深叹了口气,拿起一旁的手机给黑子发了条短信。

「我好像被小青峰讨厌了」

“叮咚—”

几乎是按下发送键的同时门铃响了,匆忙穿上浴袍去开门的黄濑没有注意到黑子回复的短信。

「黄濑君,我不这么认为。」

#青黄#【2】“昨晚我把男神睡了,我男的,男神应该是直的”

·是填坑还是摸鱼,两者之间我选择死亡。
·依然不变的OOC
·痛痛,痛痛,飞走了。
·这篇没插进黑赤我不开心【x】
·总算进入了主线的感觉x
·一颗糖一套拳
·欢迎评论!如果可以评论一些想法啊或者建议什么的我会非常开心的(⃔ *`꒳´ * )⃕↝喜欢互动!!!

======================================


黄濑看到黑子的短信已经是所有拍摄结束后了。

从开车到家再到洗漱完躺在床上,黄濑想了一路,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小青峰之前交的都是女朋友,所以可能性只有两个,1、小青峰是直男,但是不反感gay,对我只是普通的兄弟情。2、小青峰是个隐藏的双性,遇到我所以内心觉醒了^///q///^ 

虽然黄濑知道前者可能性比较大,但是小私心还是不自觉的偏向了后者。

于是就这么带着一点窃喜的小心情过完了这几天,期间青峰有电话来问过黄濑打算怎么去,最后敲定青峰开车接黄濑去吃个晚饭然后一起去。

敲定这点之后黄濑就更加摇摆了,见每个人的时候脸上都洋溢着春天的气息,尽管已经是冬天了。

而青峰那边只是单纯的觉得因为场次时间尴尬所以才一起约了晚饭。
因为这部片子的排片总共就上中晚三场,他之前买的是下午场,当时黄濑没回复短信他便买了左角靠边的两张票,因为右角已经被预定掉了,并且很奇怪的四周的座位都被预定了。


黄濑回复短信后他本来打算再加一张就好,结果几分钟前买的左角靠边的两张票四周的座位竟然也被预定满了,明明剩余空位还有很多(微博之前陪伴电影角落小情侣的梗)。无奈只好买了下一场的三张连票,所以遇上这个尴尬的时间点,才会约晚饭。

青峰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当然明明两个人也可以去看下午那场这一点被他强制性的无视掉了。

周末黄濑这天早早得起了床,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做了个头发,又花了一个小时随便吃了个午饭,接着花了三个小时买好了今天晚上出去要穿的衣服,再花了一个小时化了个所谓“直男绝对看不出来”的妆,最后一个小时匆匆忙忙得配了双鞋子又挑了个香水喷上,出门前又围了条围巾顺便瞄了眼时钟,正好到约定时间。

黄濑住在32楼。
黄濑到楼下时发现青峰正半靠在车门旁抽着烟,藏青色的工装棉衣里面穿着件黑色毛衣,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穿了双黑色球鞋。指尖夹着将近燃到末端的烟,另一只手拿着一只小龙虾。
……………………………………小龙虾?!?!?!?!?!?!?!?!?!

黄濑愣了三秒。

“青…小青峰你很早就来了吗?那…那个小龙虾是……?”

青峰抬眼看了下黄濑,大概是刚从家里暖气出来所以脸有些红。随手一抛将手中的小龙虾抛给了黄濑,看黄濑手忙脚乱的算是接住了,不着痕迹地笑了一声。

“还好,也刚到。手机挂坠,你应该喜欢这种东西吧?”

黄濑看着手上仿真小龙虾的挂坠,忍着没让自己的嘴角抽抽起来,好歹也是小青峰送的第一样东西,这么想着也算是放进口袋收了起来。

上车的时候黄濑犹豫了一下,最后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刚准备坐下时就发现后座上大喇喇地躺着一本播出时会打上马赛克,四周做上粉色泡泡特效,顺带背景配音“啊嗯~”的写真。

黄濑当即甩上车门坐去了副驾。

两个大男人最终去吃了烤肉,不得不说一下青峰的吃相,虽然不是特别好看但是看起来真的让人十分有食欲,连平时只吃七分饱的黄濑看着看着都一不留神吃到了八九分的饱度。

吃完两个人也没多停留,直接去了影院。

影院在商场的最高层,青峰把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场。
黄濑下车的时候青峰正打开后备箱拿了什么出来,他刚关上车门就见青峰扔了什么巨大的东西过来。
黄濑“呜哇”大叫着躲开然而还是被那坨巨物[x]来了个熊抱,然后发现真的是只熊,还是只跟黄濑身高差不多的巨熊。

青峰在一边看着黄濑的窘态毫不留情的大笑。
“蠢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也是送你的,带着跟我走。”

“蠢濑是什么鬼啦(╯‵□′)╯︵┻━┻还有带着这么大一只熊去看电影真的没问题吗?!你准备把它放哪!骑你脖子……唔”

“我说蠢濑你真的很啰嗦诶…”
青峰不耐烦似的一边说着一边拽过黄濑怀中的熊抗在了肩上,另一只手勾过黄濑的肩作势捂住了黄濑的嘴,手掌碰到黄濑唇瓣的时候整个人不着痕迹得僵了一下。

黄濑没有发现。
从青峰的掌心接触到他的脸颊时他的心脏就像要蹦出来了一样。温热、厚实,并且有些粗糙的手掌。

两个人就这样脑袋保持了20cm的距离对视了3秒,在青峰的脸越靠越近的时候黄濑闭上了眼睛。

然后狠狠地吃了记青峰的头槌。

…………………………………………………………

因为扛着大熊所以不方便坐直升梯,青峰就这么被黄濑怨念的眼神盯了七层扶梯。

到最后第七层下了扶梯后青峰实在是受不了黄濑的眼神了,把黄濑拉到了一边的拐角处,把大熊塞进了黄濑怀里。然后在黄濑持续怨念等级上升的眼神中两个手掌叠着扶上了黄濑的额头,轻轻地说了声“痛痛,痛痛,飞走了。”接着煞有其事地在黄濑额头上吹了口气。

黄濑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背叛了自己,从自己的胸口跳了出来跑到了那个把熊抗在肩头的背影那里去了。心中的那团火已经把自己烧得连渣都不剩了。 

不过没过多久,黄濑心头的那一簇火就被扑灭了,而且真的是连渣都没剩。

黄濑就这么看着青峰从取票机里取出来三张票,就这么看着青峰坐在了电影院最角落的位置,就这么看着青峰把熊放在了他旁边的位置。

然后他就这么恍惚地坐在了熊旁边的座位。


5分钟之后灯灭,电影正式开场。


黄濑看着空旷的影厅,突然有一种自己在一个人在看这一场喜剧的感觉。耳边是青峰时有时无的笑声就好像在看他的笑话一样,从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的自导自演的喜剧。

电影开始了大概有30分钟,黄濑终是逃跑般地去了厕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机械式地洗了十几分钟的手,看着五指渐渐被泡到肿胀,算是稍微冷静了一点,然后走了回去。

走到座位前准备坐下时黑暗中好像被什么东西绊到,一个重心不稳朝前方跌了去。
影影约约看到有个人影挡在了自己面前,然后重重跌入某个人的怀中。

“我说蠢濑,从之前开始就心不在焉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耳边传来某个人的声音,黄濑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某个人的衣服,却像抓住了自己的心脏,抓得越紧越是疼的透不过气,痛到眼泪都掉了下来。

“小青峰…其实很讨厌我吧?”

没有。

被撞到的肩膀还有点疼。
青峰感觉到胸口的人在轻轻的颤抖,连带着声音也跟着颤抖起来,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向他提问,抬起的手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放下了,低沉着嗓子轻轻说了声“你在说什么?”

“因为我是个Gay,所以觉得我很恶心,所以在这样黑暗的空间需要用这样的方式保持距离,生怕我靠近你做些什么令人恶心的事情…吧。”

#青黄#【1】“昨晚我把男神睡了,我男的,男神应该是直的。”

脑洞来自微博@神奇的吐槽君:
“昨晚我把男神睡了,我男的,男神应该是直的。”


·又是一个来自微博树洞的脑洞,一击命中
·主青黄,顺便满足一下我的黑赤^q^
·我觉得OOC有点严重,介意慎
·文笔渣,可能会坑
·啊…本来想直接全部撸完传的,一不小心具象化了电影部分超短篇狗坚持不住了Ot2
·中短篇…?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撒一狗


======================================


黄濑凉太有个男神,名字叫青峰大辉,特警队队长。高帅,就是有点黑,富不富就不知道了。
黄濑凉太是个平面模特,是个男人,是个山路十八弯的那种Gay,还是个受,而青峰大辉是个直男。

照理说他们两个属于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但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黄濑凉太某次出外拍时违章停车被贴了条子,就这么认识了一个叫黑子哲也的小交警,顺便还了解到这位小交警也是个基佬,一脸受相还是个攻,好奇如黄濑宝宝跟黑子哲也这么一来二去也算是成为了关系很不错的好基友,纯友谊的那种。

当然一般情况下交警和特警也是扯不上关系的,然而好巧不巧这个小交警有个男朋友是警察局局长,叫赤司征太郎。黄濑凉太心底是有点怕这位赤司局长的,虽然面上感觉还算可亲,可能是局长的关系黄濑凉太总觉得他肚子里还藏着点什么吓人的东西。

黄濑凉太倒是私下有跟黑子哲也说过这点,而黑子哲也的回答是:“是吗?黄濑君不觉得平时威严的局长大人在私下被捉弄得满脸通红还要强装镇定的样子很可爱吗?”
黄濑凉太脑补了一下发现自己get不到萌点,作罢。

回到正题,说是局长和特警队长也并不是非常熟悉的关系,但这中间偏偏又夹了一层同学关系,这样一来局长和特警队长就理所当然的也是朋友了。
于是在某个放眼望去遍地基佬的饭局上,黄濑凉太就这么跟青峰大辉见了面,并且自然而然的认为青峰大辉也是个基。

作为外貌党的黄濑凉太被青峰大辉一击命中,当即摆着pose上前讨要了青峰大辉的号码。
饭局结束时准备邀请青峰大辉再去兜个风顺便发展一下感情的时候被黑子哲也拽到了一边,强行知道了人家是个直男,黄濑凉太这刚绽放的少男心就这么凋零了。遗憾之余倒也没有删除青峰大辉的号码,把它留在了电话簿里当男神供着了。

毕竟对方是个直男,虽然黄濑凉太确实是很喜欢青峰大辉的style,但是也没想着做些把直男掰弯这种无良的事情,平时两人倒也是很少联系。偶尔节日黄濑凉太群发个短信青峰大辉回句同乐这样的关系。

两人频繁联系起来的契机是临近年底某个周三,黄濑凉太的手机上突然收到了一条来自青峰大辉的短信。然而黄濑凉太真正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后的拍摄结束后了。

看到手机上显示【男神大大】的短信时黄濑凉太的小心脏“扑通”一声。
短信很短就五个字,「周末有空吗」

黄濑凉太打开记事本翻了翻,见着周末没啥计划,便啪嗒啪嗒几个字打了一排字,想了想之后又加上了个颜文字。

青峰大辉那边拿着手机刚按下【支付】,黄濑凉太那边的短信就到了。
「有呀有呀٩̋(๑˃́ꇴ˂̀๑)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活动!」

青峰大辉一多汗,嘴角抽了抽,看了看刚支付的订单嘴里默默吐了句“我操…”
打好了「没事了」三个字之后准备按下发送键时又瞄了眼之前黄濑凉太发的颜文字,最后狠了狠心又骂了句脏话将三个字删除,改成了「XXX周末上映,挺不错的,一起去看呗?」

青峰大辉有那么一个小癖好,就是看电影喜欢坐在电影的最角落,视野范围比较广可以看清全场,这样有特殊情况也比较容易应变,可能是做特警做出的后遗症。

发完短信之后青峰大辉又重新打开了手机选坐页面,之前订的场次座位旁边已经被围满了,只好作罢点开下一个场次选好了角落的位置,重新付款时又没忍住“操”了一声。

黄濑凉太要说一开始收到青峰大辉的短信是有些小激动的话,那收到这一条简直是要跳起来了。

什么情况?!直男约看电影诶!!!这代表什么?!这代表什么???!!!

黄濑凉太先是啪嗒几下回复了好好好,顺便问了句时间,下一秒就找黑子哲也打探情况去了,比起他自己还是黑子哲也跟青峰大辉比较熟。

「小黑子小黑子,什么情况啊什么情况啊?小青峰他弯了吗?!」

「黄濑君你是刚睡醒吗?」

「什么啦!!我跟你说哦,小青峰约我去看电影诶!!!XXX诶!!!好像是部恐怖片!!!」

「………什么时候的事?另外XXX是部恶俗搞笑片,青峰君似乎意外的对这种片子情有独钟。」

「Σ(゚д゚ノ;)ノ竟然是搞笑片吗…好像是中午快1点的时候,不过我那时候在拍片没看到,刚刚才回复!」

「您好,我现在有事不在,一会儿再和您联系。」

「喂!!!!小黑子你很过分诶,我们是在用短信啊٩(๑˃̌ۿ˂̌๑)۶你说他到底是不是弯了呀,难道被我的英俊所折服了!!!」

黑子那边没去理会滔滔不绝的黄濑,点开了青峰的短信。
“嗯…一点三十五分…”

思考了片刻索性在青峰的短信对话框里发了条短信过去,转头又给黄濑发道
「青峰君弯没弯我是不知道,不过青峰君是知道我跟赤司的事情的。」

而青峰那边收到短信是崩溃的。




「青峰君,局长大人突然变卦周末要过二人世界,去不了了,非常抱歉。」


只是多浪费了张票,至少他妈的不用重新买票了… 青峰这样自我安慰着,顺便骂了句那位背锅的局长大大。 


局长大大那边莫名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给小交警发了个信息过去。 


「想我了?」

从侧面看小牙麻吉可爱啊

「喻黄」我室友是不是有病啊?

脑洞来自微博:UICTreeHole
「我室友是不是有病啊?以前他妈说wifi有辐射11点就要断开我他妈也就忍了。今晚他妈我洗澡后出来发现他躺在我床上说天冷了他忘了带棉被,想先一起睡。我当初是多傻才会选和你同宿舍」


·强行喻黄【。】
·尽力不OOC
·第一次写全职
·有羞羞部分,不肉
·撒一狗



其实黄少天选择喻文州做室友的理由十分肤浅。
升学前他们就是同学,虽不同班,但还是不妨碍他知道学校这么个理科学霸。
所以黄少天觉得,为了自己的作业考虑,他需要一个学霸室友。

蓝雨是一所新办的学校,今年刚开始招生,所以招生要求低。另创二人独立宿舍,带独立卫生间和阳台,每个宿舍还配备wifi,当然宽带费得交。
而自主选择室友这一点,是第一届新生的特权,只要双方同意便可登记。

在新生住宿申请表上看到喻文州的时候有些小诧异,毕竟这位学霸大大虽然偏科但怎么说也是个理科状元啊,咋就沦落到这么个新学校来了呢。
不过这并不妨碍黄少天小学渣希望找个学霸室友的心,虽然偏科。

于是黄少天把行李寄放在了宿舍楼,便双手插着口袋满学校溜着弯儿找喻文州去了。

巧的是没走多久就在一个拐角跟喻文州打了个照面儿。

黄少天看着面前的喻文州,干净利落的短碎发,白色底衫,外面搭了件枣红针织长袖,穿着条黄少天看不出材质的黑色长裤,右手还带了块腕表,脚底下蹬了双雪雪白的白球鞋。

理科生标配的格子衬衫呢?!说好的理科生不会打扮呢?!哇靠这么会打扮这货不会是基佬吧?!跟他住一个宿舍我的菊花真的不会不保吗?!啊不对不对明显他看着就是个受啊!啊呸啊呸啊呸呸呸什么鬼我怎么会有这种辣鸡想法!!!

不可否认的是,黄少天觉得喻文州,有那么点儿帅。

午后的阳光懒懒的洒在两个人身上,黄少天咂了咂嘴嘟囔了一句“什么鬼天气秋天了还那么热”,便红着热红的脸儿屁颠屁颠的凑到了喻文州旁边。

“哎同学,你是不是荣耀的喻文州啊,六班的那个鼎鼎大名的理科小王子数字界的天才学霸,久仰大名啊久仰大名啊!!!”

黄少天想着自己这么一贫嘴上这么一夸,对方一定哈哈大笑然后拉近距离侃天侃地吹牛扯皮,此时他再顺理成章的说出同一个宿舍的事情,这想必一定是水到渠成诚心诚意一气呵成啊。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总是很骨感。
喻文州那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

黄烦烦同学当场就傻了,索性反应够快,当即从裤袋抽出一只胳膊搂上了喻文州同学的肩,嘿嘿两声道:
“哎真是巧啊喻同学,我也是荣耀的啊,我是荣耀三班的黄烦烦啊!就是那个黄烦烦黄烦烦,三班的那个黄烦烦!写作文的那个黄烦烦哎!有印象没哎!”

“嗯,少天。”

“哎呀!喻同学知道我呀!我跟你说我俩真是太有缘分啦!你看我们都是荣耀的,现在还能同一所学校真是太有缘了不是!还正好一个文科一个理科,正好互补啊!哎你知道这里宿舍可以自选室友吗!咱俩这么有缘就正好一个宿舍得啦!这不文理科互补还能相互学习相互进步是不!咱俩就一个宿舍凑凑算啦!!!”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黄烦烦小同学心下确实是有些小紧张,喻大大这之前的回应感觉可高冷了,万一被拒绝了他得上哪儿再去找这精装版的理科作业本附带答案哪。

当然在这么偏喻黄,不,强行喻黄的文里喻文州大大自然是答应了。
于是黄烦烦小同学和喻大大的同居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刚开始黄少天对喻文州的好感度那叫一个高啊,不光是个人型答案库,还是个免费保姆,还把wifi的宽带费用一并包办了。

而且做了室友黄少天才知道,喻文州偏科是因为手速。
像语文作文政治类大题答案文字太多,喻文州手速跟不上写不完。

而黄少天除了个作文以外其他文科都在中游水平,这喻文州还能给他做免费1对1的家教。
这种种简直让黄少天佩服自己当时英明神武的决定哪!

最加分的是进了新学校时间久了,同学们都开始把黄少天小同学叫成了黄烦烦,只有喻文州一个人,喊他少天。

虽然平日里黄少天和喻文州没啥交集,但日子也算过得舒坦,尤其是黄少天。

然而事情的转折发生在两个月后的一次断网事件,那天学校网络出了问题,所有寝室都断网。
于是黄烦烦同学难得的在晚上放下了手机,进行了一场名为增进寝室感情的唠嗑,这场唠嗑一直进行到深夜,结束于黄烦烦同学的呼噜声。
当然,这场唠嗑基本都是我们的黄烦烦同学在天南地北的胡扯。

从那天以后喻文州就不知怎么的每晚11点准时关闭wifi,美名其曰防辐射。
黄少天同学当然抗议,无果。

好好好,你交的钱你大爷,不就是没有wifi吗,我忍就是了。

于是黄烦烦同学带着些许报复的心理每晚都开启唠嗑模式,每次都唠嗑到深夜,然后每次都以他的呼噜告终。

一开始是有些报复的小心思,后来黄烦烦同学倒是投入其中了,每天唠嗑都成了习惯,唠嗑久了发现喻大大并没有那么高冷,而且还很会聊,知识面很广,天南地北都能扯上话。

于是随着黄烦烦和喻大大感情日渐升温,黄烦烦对喻大大的好感度又逐渐回升甚至超越之前,而这时也慢慢开始进入真正寒冷的气候。

这天晚自习结束铃刚打响就见黄烦烦同学狂奔着进了寝室,然后biaji一声打开了空调,顺带钻进了被窝,抱住了陪了他好几年年的大狗熊玩偶,这时候他才想起来抖了三抖,顺便吐槽了一下突然降温。

这个大狗熊是他第一次在初中里得了作文比赛头等奖的奖品,虽然看上去跟淘宝一两百的熊没差,但是对于我们的黄烦烦小同学来说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黄少天双腿夹着大熊的身子,脑袋在熊头上蹭了蹭。
等缓过来些后他默默的从衣柜底部翻出了一床厚被子,看到这床被子的时候他还是很感谢老妈硬塞给他让他带来学校,毕竟学校的电费是用来吃的。

在黄烦烦小同学铺被子的时候,喻大大冻红着脸进了寝室,然后说了句:“真暖和。”
黄少天抬头正好看到喻文州皱起的眉头舒展开的那一刹那,整张脸都变得柔和温暖,再加上喻文州脸上的红晕,黄少天最近总有亲喻文州一口的感觉,而在此时愈发严重起来。

我靠我他妈是个基佬?!
黄烦烦小同学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然后直接在脑袋里否认了这个观点。
关于想亲喻文州一口这点则归类在了青春狂躁期,嗯,他还很青春。况且他明显是攻的那一方,男性特征还是比较明显的,再说除了喻文州对别人一点这样的想法都没有,一定是因为喻文州太受了又住一个寝室所以难免会有点这种感觉,嗯没错就是这样。

“哈哈哈被冻着了吧我看你穿的不少啊难道你很怕冷啊?!我这算是发现大学霸的弱点了吗(。>ω<)ノ”

为了掩藏自己的尴尬黄烦烦同学打了个哈哈,然而喻大大那边像是在想什么一样反映慢了半拍给了个算是肯定的答复,然后就进了浴室洗澡。
黄少天自然没在意喻文州的迟钝,权当做冬天把他的反射弧也冻住了。

喻文州今天洗澡不知怎么的格外的慢,黄烦烦小同学都躺床补完了两集番,还是没见喻文州出来,期间黄烦烦小同学在门口催了5次,唠嗑了十分钟。
终于在黄少天第三集番看到快结尾时,喻大大从浴室擦着头发出来了,如正常剧情般,嗯,下半身围着一条浴巾。

excuse me???我靠喻文州你没事吧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今天怎么这么OPEN还是说你在厕所那么久把全身上下的毛都刮了一遍然后打算出来继续把咳咳咳咳咳的木嗷也刮了所以才不穿衣服出来的吗?!!!!!!!!

当然我们黄烦烦小同学在内心OS的过程中眼睛也是没闲着,从上看了个下,饶是黄少天也没想到喻文州平时看着瘦瘦弱弱的小身板竟然有…嗯…1、2、3、4,四块腹肌?!黄烦烦小同学默默的收了收腹,嗯…作为一个攻是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

什么鬼啦!!!!!!!!
糟糕的是黄烦烦小同学收腹的同时感觉到自己的小小天似乎有那么一点儿…黄少天的内心是崩溃的。

狠狠捶了被子里的大熊一拳,黄少天拽过一旁的睡衣就这么夹着腿进了浴室,顺手关了空调,压根儿没再看喻文州一眼,顺便给自己疯狂的洗脑。

一定是太久没有释放过所以才会这样,天啦撸我是有多缺女人啊竟然会对一个男人起反应,你他妈在逗我在逗我在逗我在逗我?!不行这样下去不可以,一定要快点找个女朋友,所以为啥明明是文科我却找不到女朋友啊?!为啥人人都把我当妇女之友呢?!?!!?!?!?!

黄烦烦小同学就这么一边脑袋里飞着弹幕一边冲完了这个澡,顺便深呼吸着让莫名亢奋的小小天冷静了下来。

照了照镜子感觉自己没什么异样之后黄少天以拥抱自然一样夸张的动作打开了浴室门,于是水蒸气中的黄烦烦小同学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窜上了他的爱床,盖好被子,双手双腿环住大熊,动作一气呵成,接着脑袋在大熊头上蹭啊蹭…蹭…啊………蹭……………?

正在黄烦烦小同学后知后觉感觉只是洗了个澡大熊的触感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时候大熊已经双手揽上了黄烦烦小朋友的腰,顺便用下巴抵住他乱蹭的脑袋,低声道:“别乱动。”

黄少天是崩溃的。不如说他整个人已经僵硬了,嗯,或者说,石化。他颤颤巍巍的抬起头对上喻文州的眸子的时候,他整个人就成了石灰粉了。

没错,黄烦烦小同学这时候确实应该炸个毛跳起来指着喻文州的鼻子质问他“所以为啥你他妈会出现在我的被窝里?!?!?!我的熊呢!!!!!”当然熊不是重点。

而在这种奇奇怪怪散发着暧昧气息的情况下连质问的话都有了点撒娇的感觉,加上黄烦烦小同学现在的小心脏跳的有那么点快,声音有了些颤音的成份,就等于是把“?!”变成了“…”和“~”

“我忘记带棉被了,能不能先一起睡呢…?”

所以你他妈都直接上来了还装个什么问句啊!
黄少天的内心OS如此,然而实际已经脸红羞耻到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小小天不安分了起来。

喻文州见黄少天没有说话,便真的像要取暖似的把黄少天揽得更紧了些。

“啊!”
“啪”

黄少天猝不及防得被喻文州抱了个满怀,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却没来得及调整好姿势,下半身便也这么贴在了一起。黄少天只感觉自己直挺得可观的小小天就这么隔着两个人的睡衣贴在了喻文州的腿上,而喻文州的身子明显有一瞬的僵硬,来不及抬起头看到喻文州的表情,寝室的灯就这么灭了,熄灯时间。

会被讨厌的。
黄少天只觉得羞耻,自己竟然会对一个男生起反应,喻文州一定会觉得他很恶心。一定会被讨厌的。
没有原因的,黄少天仅仅是这么想着就委屈地哭了出来,忘记低下头只是匆忙的在眼睛适应黑暗之前抽出双手捂住了脸。

黑暗中的每一秒对黄少天来说都是煎熬,然后他清楚的感觉到喻文州拉开了与自己的距离,然后抽出了双臂。
接着捂着脸的双手就被扯开了,大概顿了有一秒,黄少天正下定决心接受审判般的睁开眼,眼前已经是喻文州放大的双眼了。

喻文州像是吮吸着小时候最爱吃的糖果般一点一点品尝着黄少天的唇瓣儿,将双唇仔仔细细地全都尝遍之后舌头滑入黄少天的口腔。
有点咸,有点苦。
这是少天眼泪的味道。

不知吻了多久,两个人的唇瓣儿终是分了开来,喻文州像一开始一样搂紧了黄少天,任凭某处滚烫紧紧贴在自己腿上,然后说了句:“睡吧。”

而黄烦烦小同学被傻愣愣的吃完了豆腐之后愈发觉得委屈,最后终究是没忍住在喻文州的胸口放声哭了起来,边哭嘴里还叨叨个不停,诸如:

“喻文州你他妈原来是个臭基佬啊”
“你他妈这样算什么,把我掰弯了吃我豆腐吗,老子直的很啊,我的波多野结衣啊”
“你他妈是不是一开始就在窥探我的菊花,老子他妈就不该跟你住同一个寝室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都把我当妇女之友啊,我不要做妇女之友啊,妇女之友会变成基佬的啊”

如此这般的话。

而喻文州那边则是忍不住上扬了嘴角,一边安慰似的揉着黄少天的脑袋一边说着“是是是,都是我不好,让我们的少天受委屈了”这样的话。

黄烦烦小同学也不知自己到底哭闹了多久,终是睡了过去。

夜很长,冬天也不短,这个冬天黄烦烦小同学心爱的大熊姑且就只能委屈一个人躺在喻文州的床上过冬了。

而喻文州和黄烦烦小同学在这今后的冬天,一定会解锁更多取暖方式的。

调色过头的迟到的圣诞快乐XD

这城市那么空

吸血鬼小姐的本体…没有脖子XDDD

安然死了

安然死了。
因为我想让她死。
于是她就从她们家客厅那扇大大的落地窗后的阳台上,以跳水运动员般的姿态跳了下去。
哦对了,她们家住在15楼。

顾城疯了。
这在我的意料之外,我以为他顶多会伤心一阵。
这个蠢货却觉得安然是因为他才死的,因为安然再向他埋怨「要是死了就没有那么多的烦恼了」的时候他回复了「那你就去死啊」
是我让他这么回的。
他却蠢到觉得都是自己的错,悔恨罪恶交杂最后疯了,真是懦弱。
亏得我给她安排了另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儿叫安弥。
是个每个方面都比安然好上一大截的孩子。
只有这样的孩子才足够配得上顾城,我是这么觉得的。
但是现在顾城已经疯了,那安弥,也只能去死了吧。

眼珠子没戴对称&有点可爱过头的吸血鬼小姐